资讯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资讯中心>行业
  • 暂无资料

“水泥走廊”告别繁盛 生产企业仅存一家

更新日期: 2017年06月01日 来源: 证券日报 【字体:
摘要:目前的鹿泉地区仅余鼎鑫水泥这一家水泥厂在生产。由此可见,鹿泉地区去水泥产能的决心和力度有多大。

    在经历了去产能、兼并重组后,水泥行业呈现出回暖迹象。有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水泥行业实现收入8764亿元,同比增长1.2%,实现利润518亿元,同比大幅增长55%。
 
    从区域看,北方地区企业顺利实现扭亏为盈,南方地区企业利润也保持不同程度的上涨。
 
    在业内人士的眼中,水泥行业的回暖与以前年度的行业内大规模停产和兼并重组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但是,这是否代表着水泥行业就此走出低谷欣欣向荣了呢?
 
    根据数据可知,虽然2016年水泥行业整体产能利用率相对2015年出现了一定回暖,但全年产能利用率仅为68.1%,仍未达到70%。也就是说,从数据上来看,水泥的理论产能仍然严重过剩。
 
    有水泥上市公司相关部门人士分析,虽然水泥企业大多关停,但仍有小的粉磨加工站在运营,使得水泥依然产能过剩。但也有水泥厂相关人士透露:“即使水泥厂关停减少,但产能是否过剩还需要看市场需求是否增长。
 
    那么,水泥行业的产能过剩到底要如何解决?又是否能解决呢?
 
    为探索水泥行业的现状,记者乘车来到了昔日北方水泥行业的集中区“水泥走廊”。
 
    罐车司机收入触底
 
    河北省石家庄市下辖的鹿泉区,因其特殊的地理位置和太行山丰富的石灰岩资源,有利于水泥产业的发展,该地区水泥企业最多时曾达到166家,成为了赫赫有名的“水泥走廊”。然而,水泥生产给这里带来巨大财富的同时,也对当地环境造成了严重的污染。
 
    为了解决水泥全行业性产能过剩和环境污染等问题,从2007年底开始,鹿泉开始逐步推进淘汰水泥落后产能,先后拆除立窑75座,3米以下磨机80台,关停采石企业13家;通过技术改造、兼并重组,到2013年底,鹿泉仅剩27家水泥企业;后来又通过2013年、2014年全市范围内的两次集中拆除,石家庄市共关停拆除水泥企业35家,截至目前,曾经水泥企业密布的鹿泉区只剩下金隅鼎鑫水泥(又称:鼎鑫水泥)有限公司和鹿泉曲寨水泥公司(又称:曲寨水泥)这两家水泥企业。
 
    试问,在水泥行业大肆去产能之后又是怎样一番情景呢?现存的水泥企业是否会因众多水泥厂的关停而受益呢?
 
    为了更清楚的了解水泥行业去产能的现状,记者于5月23日亲赴河北省石家庄市进行了实地走访。在高速公路上,记者能看到建在半山腰的水泥厂,据当地出租车司机介绍:“这家水泥厂就是当地有名的鼎鑫水泥厂,由于鹿泉山上有生产水泥的原材料,所以以前有很多水泥厂都建在鹿泉山上。”
 
    当记者来到鹿泉地区有名的“水泥走廊”时发现,虽然有百多家水泥厂被关停,但记者仍能在道路的两边不时看到还未拆除的水泥厂的名牌挂在厂区的大门口。从不时闪现的各种不同名字的水泥厂名牌可以想象昔日“水泥走廊”百家争鸣的盛景。
 
    据当地人介绍:“这些水泥厂关停的主要原因是因为环境污染问题。由于当地水泥厂大多是小水泥厂,大多买不起价格昂贵的环保设备,这就使得众多小水泥厂不得不因为环保问题而被迫关停。”
 
    值得注意的是,在记者走访期间发现,鹿泉地区仅余的两家水泥公司中,除了金隅鼎鑫水泥有限公司仍在生产水泥外,鹿泉曲寨水泥公司这家仅存的两家水泥厂之一正因为环保问题而被勒令停产。
 
    “由于环保问题,现在水泥厂已经不再生产水泥了,而且,环保部门的人经常会到工厂来检查,所以工厂现在正在停工。”一位曲寨水泥厂的员工表示:“目前,还不知道工厂什么时候会复工。”
 
    从记者现场调查所知,目前的鹿泉地区仅余鼎鑫水泥这一家水泥厂在生产。由此可见,鹿泉地区去水泥产能的决心和力度有多大。但是,令人疑惑的是,在鹿泉区如此大力度去产能的情况下也未能拉动当地水泥的销量和价格。
 
    在金隅鼎鑫水泥有限公司的运货区,记者采访到了前来运输水泥的货车老板张先生(化名)。张先生表示:“水泥行业在持续多年产能严重过剩的重压下,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去产能后的鹿泉的2016年水泥市场需求是提高了,也带动了水泥价格。但从去年全年水泥行业和运输行业的盈利情况来看,利润水平比前几年都要差。”
 
    “按理说,鹿泉100来家企业就留了两家,生意应该好的不得了。但现在活儿也不多,赚的也不多,很多以前一起拉货的师傅也都改行了。”采访期间正值一辆40吨载重的水泥罐车经过,张先生指着货车告诉记者,他拉的就是这种车。
 
    “以前是通过多拉多跑多赚运费。现在每天也就能拉一趟车,只能指望跑一趟里程远的活儿,相比近活儿能更合适点。”张先生谈到:“运输费是按照公里数来计算的,跑的越远,运费就越高。”
 
    相较于货车司机对水泥市场需求下降的直白表述。金隅鼎鑫水泥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则对记者有着另外一个视角的解读:“从国家层面来讲,我国水泥行业产能过剩约在30%左右。2015年水泥行业寒冬时产能利用率降至67%,尽管2016年产能利用率有所回升,但由于下游市场需求的降低,短期内并不会对行业供需关系产生太大影响。”
 
    有数据显示,今年1月份至4月份,华北地区同期水泥产量为4337万吨,较去年同期减少500万吨,同比跌幅达10.57%。由此可见,市场对水泥的需求有所下降。
 
    此外,据上述金隅鼎鑫水泥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对记者介绍:“鼎鑫水泥的产品绝大多数均为高标号水泥,施工对象也多为国家重点工程。即使此前关停的小水泥厂生产的低标号水泥现在由鼎鑫水泥生产,但由于低标号水泥大多是民用,市场也不大,因此,对公司利润影响有限。”
 
    按照上述人士的说法,要想拉动公司业绩,主要还是看国家基础设施的建设。“例如雄安地区的建设,按照公司的覆盖半径计算,也是能够对雄安地区进行水泥供应的。”
 
    水泥厂关停之后
 
    俗话说的好,“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鹿泉地区的村民则依靠鹿泉山的石灰岩资源将水泥产业搞得风生水起,村民更是依靠水泥这一产业过起了富足的生活。
 
    当记者路过仅存的两家水泥厂时发现,除了上市公司金隅股份旗下的金隅鼎鑫水泥有限公司外,另一家水泥公司鹿泉曲寨水泥公司则是建立在当地的曲寨村,令人吃惊的是,记者在这个不大的村子里看到了有一片品质不错的别墅群,由此可见,曲寨村的富足。
 
    据当地村民李女士(化名)告诉记者:“附近村寨中,几乎家家都有人在水泥厂上班,即便是跑运输、开饭店的村民,生意也都是围绕着水泥厂运转。”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100多家水泥企业的陆续关停,尽管大部分去产能职工有了新的工作岗位,但仍有一部分人员未能稳定就业。据李女士介绍,她的丈夫就是被拆除水泥厂的职工,由于年龄偏大、技能单一,直到现在仍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
 
    记者了解到,X054乡道与石清路相交的贾村劳务市场是该区主要的闲散劳动力集散地,每天一早劳务双方齐聚于此。而在经历水泥厂关停潮后,该劳务市场已是人满为患,每天早上6点就已人头攒动。
 
    “去劳务市场找活干的劳工几乎都是水泥厂的下岗工人。女的主要就是在附近的葡萄园里牵铁丝或搭葡萄架,一天工资也就40元至50元不等;男的找的都是卖力气的活计,大多找一些拆除的活或是挖坑的活计,要不就去做砸砸墙或拉钢筋的短工,一天工资大概60元左右,辛苦的很!”李女士对记者表示,就这种卖力气的短工大家也都是抢着干,好多次她丈夫去晚了就找不到活干了。
 
    李女士的丈夫只是鹿泉地区去产能的下岗职工的一个缩影。事实上,鹿泉淘汰水泥过剩产能涉及的企业职工多为当地的农民,由于平均年龄偏大(40岁以上的占失业人员总数的45%),且文化水平较低、技能单一(中学及以下学历的占70%),使得他们从水泥厂失业后,在就业市场中几无竞争力,长期处于失业状态。
 
    重组成未来趋势
 
    在国家继续推动供给侧改革和去产能的大环境下,水泥行业还有较长的路要走,产能过剩、恶性竞争等问题何时能够得到解决还尤未可知。
 
    不过,在业内人士看来,水泥行业困难时期也是整合的最佳时期。有业内人士认为:“我们已经可以看到强强联合的时代已经来临,按照水泥行业发展的规律,并购重组将会是未来的行业发展方向,这对水泥行业未来持续健康有序的发展一定有着积极地作用。”
 
    近年来水泥行业并购重组步伐加快。一位水泥行业上市公司相关负责人向《证券日报》记者谈到:“从2015年起,水泥行业就掀起了并购重组潮,而到了2016年,虽然重组的数量不多,但参与重组的企业都是当地巨头,更加令市场瞩目。”
 
    据了解,2016年水泥行业并购重组涉及到2015年熟料产能排名前十企业的一多半。其中,中国建材和中材集团的重组涉及到8家水泥子公司,包括中联水泥、北方水泥、南方水泥、西南水泥、祁连山、天山水泥、中材水泥和宁夏建材;金隅冀东重组金隅股份30家水泥、混凝土子公司并入冀东水泥旗下;华新水泥整合拉法基中国涉及到了重庆地维、重庆特水、重庆混凝土、重庆凤凰湖和Sommerset 6家水泥企业;海螺水泥在年初则正式收下巢东水泥;中泰化学收购天山股份旗下两家水泥企业股份,包括米东天山64.56%的股权、阜康天山100%的股权以及屯河水泥持有的米东天山19.37%的股权。
 
    上述业内人士指出,未来企业联合重组是必然趋势,更多的中小型企业将面临兼并甚至直接淘汰。水泥行业已经从过去依靠需求增长拉动,但现在需要区域内平衡供需关系实现效益,只有严格去产能、提升集中度才能实现行业的稳定发展。
更多
数字水泥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数字水泥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为“数字水泥网”独家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数字水泥网”。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转载并注明其他来源的稿件,是本着为读者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使用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禁止擅自篡改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违反者本网也将依法追究责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尽快来电或来函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