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公司

  • 暂无资料

山水水泥股权争夺战尘埃落定 前路艰难且行且珍惜

更新日期: 2016年06月12日 来源: 财华社 【字体:

    山水水泥的股权争夺战已尘埃落定。作为公司第三及第四大股东的亚洲水泥及中国建材,宣布放弃对山水水泥提出全购。随着中建材等提出全购,来自天瑞集团的山水水泥大股东李留法等人,便无需要再为公司控制权而担心。
    不过股权之争告一段落,是否代表笼罩在该公司头上的阴霾已消除?公司可以重新上路?
    回答此问题前,要稍作回顾引起山水水泥股权之争一事的来龙去脉。山水水泥在2014年10月宣布引入中建材为股东,持有该公司约16.67%股权。获得国企入股,理应为正面消息,加上该公司早已引入台资水泥公司亚泥,以及该公司的业务布点,并且为内地12间获政策扶持的水泥企业之一等等。从这几方面均让投资者对山水水泥存有憧憬。
    在这华丽的表象背后,原来暗藏了股权之争的危机。当山水水泥向中建材配股不久,该公司的职工股东入禀香港法院,指称前董事长张才奎等人挪移了职工股东在山水投资的股份,而山水投资当时正为山水水泥的大股东。在这一场股权纠纷中,张才奎即视作为牺牲了职工股东的权益。
    正当张才奎与职工股东发生争拗之争,天瑞集团亦加入战团,密密收集公司股份。在去年4月,山水水泥更发出公告,指出因为市场欠缺足够流动性而停牌。
    当时天瑞集团已是山水水泥第一大股东,持有28.16%,由职工股东组成的山水投资则持有25.09%,亚泥及中建材则持有20.96%及16.67%。在这一个格局,若山水投资倾向天瑞集团,或是倾向亚泥及中建材,将直接影响山水水泥股权争夺战结果。
    山水投资选择哪一方?正是选择了天瑞集团,不过第一步是山水投资的职工股东可以在山水水泥的股东会上拥有投票资格。经过两次在法院申请后,山水投资的职工股东终于获得自行投票资格,在去年12月1日举行的股东特别大会上,罢免了张才奎儿子张斌等人的董事资格,并委任了天瑞集团董事长李留法等人晋身董事会。
    ▼山水水泥股权架构(截至2015年4月)
    天瑞集团28.16%
    山水投资25.09%
    亚洲水泥20.9%
    中国建材16.67%
    公众股东9.12%
    在此之前,作为公司第三及第四大股东的亚泥及中建材,在去年7月提出有意全购山水水泥,但是自提出有关意向后,便再无具体行动,直至张才奎父子等人离开董事局后,亚泥及中建材仍是按兵不动。
    亚泥与中建材是哪一方的敌,是哪一方的友?难以说清楚。在去年12月初,当时天瑞代表指出,欢迎与亚泥及中建材进行交流。可以反映出,亚泥及中建材的态度,或许并非是铁板一块。可是亚泥及中建材就是一直按兵不动,山水水泥新任的管理层终于出手,以图打破现有僵局。
    在今年4月,山水水泥发出公告,指出其财务顾问在4月18日向证监会的企业融资部执行理事申请,作出‘确认或否认要约意向’的裁定,要求亚泥及中建材就收购要约确定意向限期。在4月26日证监会作出回信,指出亚泥及中建材须于5月26日下午5时前,就是否有意向提出要约作出决定。即已为今次交易定下了死线,结果亚泥及中建材以山水水泥更换了董事局成员﹑集团旗下附属公司控制权出现纠纷等理由,而决定终止有关交易。随着亚泥及中建材终止提出要约,可以预见山水水泥的股权争夺战正式划上休止符。
    ▼亚泥、中建材终止全购山水水泥的原因:
    山水水泥董事局成员变化
    山水水泥财政困难
    缺乏取得山水水泥信息渠道
    与山水水泥﹑主要股东及债权人之间的诉讼及纠纷
    长期停牌影响山水水泥流动性
    但是这代表山水水泥终于可以重新上路?
    并不见得。一方面该公司自去年4月起,已因为公众流通量不足而停牌,现时有关条件并无改变,何时复牌?难以预测。同时如中建材于公告内所述,现时山水水泥的附属公司控制权仍存有纠纷,对山水水泥的营运会产生影响?仍要待该公司公布中期业绩时才可以评估。
    但是有关公司附属公章问题,在今年5月4日才透过召过董事会确认,该公司亦指出前任董事透过盗窃公章后,在中国货币网等媒体发放虚假公告,对作为附屠公司的山东山水营运带来严重影响。
    这反映出解决了股东争夺问题并非是一切,尚有连串问题有待解决。要解决问题,不外乎是透过协商,或是透过法律手段。
    天瑞一方明言不会与张氏父子有沟通,显示协商一途已是不可能。
    至于法律诉讼,则需要时间才解决。既然要公司重拾正轨非在短时间内实现,同时一直无法复牌,作为小股东只能处于被动,当真是前路艰难,且行且珍惜啊。

更多
数字水泥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数字水泥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为“数字水泥网”独家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数字水泥网”。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转载并注明其他来源的稿件,是本着为读者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使用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禁止擅自篡改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违反者本网也将依法追究责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尽快来电或来函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