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一鸣惊人——记山东淄博宝山水泥厂董事长贾木海

更新日期: 2020年03月26日 作者: 本刊记者 沈 颖 【字体:



在我国960万平方公里的版图上,山东一直以“古老”的特质昭示天下。其古老,不是地质年代的古老,亦非人种渊源的古老,而是一种文化的古老。山东是儒家的发源地,山东的文化离不开孔夫子,山东人的性格与他老人家也密切相关,孔夫子教诲人们要“忠义信勇”,所以,山东人特别崇义尚武,英雄好汉层出不穷,个个侠肝义胆,豪气干云。


本文的主人公,似乎成全了历史对山东人性格的概括,忠义信勇,在他的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他,就是淄博市淄川区宝山水泥厂董事长、宋家村党委书记、主任贾木海。


童年梦魇


1959年,贾木海出生在淄博市淄川区岭子镇宋家村。少时的他,木讷且顽钝,一种奇异的感觉一直伴随着他的童年,似乎是什么东西附上了他的身体,像影子一样,随他而行,不离不弃。他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说什么,又听到了什么。他像一股风,飘来荡去,轻盈、无声地游走、旋转,卷起散落在地上白色的杨花。所到之处,了无痕迹;往来过去,无人注意,他的双脚深陷在泥土里,泥土却壅塞了他的耳目。每次出门或上学,母亲总是那两句不厌其烦地嘱咐:注意安全,好好念书。那从口唇中吐出的话,轻飘飘地,也像是流动的空气,在脑海里一掠而过,消失在空旷的天地之间,永远不能停留在内心。


饥饿与黑夜,占据了整条童年记忆的甬道:因为饥饿,他时常偷吃邻居家果树上的果实;因为黑夜,他可以和小伙伴们在村外的树林里玩捉迷藏。通常是,藏的人回了家,捉的人还傻呆呆地找到半夜。精神在梦中飞翔,深沉的夜把灵魂裹在最里层。


童年,是一场梦魇。


巨鸟的翅膀,遮住了村落;风刮过田间的小路,挣脱大地的束缚。你醒了。


每个人的身边都会有精灵或护法神相伴。


你是万物,万物是你。


一鸣惊人


“一鸣惊人”这则成语源于楚庄王励精图治、振兴楚国的故事。《韩非子?喻老》记载:“楚庄王莅政三年,无令发,无政为也。右司马御座,而与王隐(有所暗指的话称‘隐’)曰‘有鸟止南方之阜(土山),三年不翅,不飞不鸣,嘿然无声,此为何名?’王曰:‘三年不翅,将以长羽翼;不飞不鸣,将以观民则。虽无飞,飞必冲天;虽无鸣,鸣必惊人。’”


这则成语的意思是说,南方的土山上有一种鸟,三年不鸣不飞,但一飞便可冲天,一鸣便能惊人。后世遂用“一鸣惊人、一鸣、一飞鸣、冲天翼、三年翼” 等比喻有才华的人, 平时默默无闻,一旦有了适宜的机会,就能做出惊人的业绩。


上世纪八十年代,改革开放的浪潮汹涌澎湃,浩浩荡荡不可阻挡,冲决一切企图阻挡它的网罗、堤坝,顺者昌,逆者亡,国人吃苦耐劳的天性得以彻底释放、宣泄。


开放打开了国门,也打开了正当年的贾木海的心灵之门。黄河之水天上来,东流到海不复还!贾木海在这潮水中洗得通体透彻、豁然开朗,他仿佛换了一个人,娴熟地遨游于市场经济的大潮之中了。


他是全村第一个个体经营者,村附近有个年产一百万吨的国营矿井,靠什么吃什么,他开始经销、运输煤炭,很快就成为村里的首富,成了远近闻名的“贾百万”,他第一个买了拖拉机,第一个买了摩托车,也是第一个买小轿车的人。


结果是理想的,而过程却充满了苦涩和艰难:在石料厂砸石头、抬石头、推石头,铁锤与石头迸发出火花,筋骨与石头磨砺出血花,他有着石一般结实身体,也有着石一般坚硬的性格。开拖拉机、开汽车跑运输,倒腾煤炭,为了省点雇工费,都是自己装车、卸车,从每天给电厂送一车煤炭,到一天送十车煤炭,这些不惜体力乃至近乎豁出命的行为,纤毫毕现地表现出朴实的农民对于富裕生活的向往,从而微缩了开放之初国人的底色和基调。它的触角延伸至人的神经末梢,在最细微的地方让你感受到阳刚之气,感受到人性之美。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重任在肩


1995年,贾木海承包了因亏损严重而面临倒闭的村办水泥厂——宝山水泥厂。为什么要接手这块烫手的山芋?当时的贾木海已成为村里的致富能人,村里领导举荐他为水泥厂放手一搏,以盼起死回生之奇效。急公好义、敦厚质朴如贾木海之辈,又怎能无视乡亲们对他的满腔厚望与殷殷期待?如何扭亏为盈?贾木海苦苦思考着“何以亏损”的演变过程,在商海中积淀十多年的敏锐的市场嗅觉使他深知亏损的原因:窑型、设备、产品的同质化,使水泥厂在价格的恶性竞争中一败涂地。然而,解决之法、应对之策又在哪里?


贾木海感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束手无策的焦虑,一种面对危机时的不确定感与无助感。良善之人必有福佑,有道是“天无绝人之路”,建通窑的出现,让他一下子抓住了商机。


建通窑是缪建通高级工程师发明的一种新型立窑,其关键处是突破了机立窑窑体高径比的设计公式,H:D从4:1改为2.1:1,将窑高度从11~12米,降低至8.5米;窑直径从3.0~3.2米,扩大至4米,从而减少了通风阻力,加快了烧成速度,烧成能耗随之大幅降低。建通窑不单煅烧有其特点,配料、操作、布料均与机立窑有所不同,实际操作有相当难度。试车期间,贾木海六天六夜不离现场,困得实在不行了,找个旮旯打个盹;人在兴奋之时,所有的注意力集中于一点,稍稍的小憩也会演化成支撑身体的巨大能量,而使精神处于不知疲倦的亢奋状态。最令人沮丧的是卸出熟料后,却发现质量不行。


《孟子》云:“行有不得,反求诸己”,真正的思考会随着强烈的破解欲望一起升华。首先从操作上找原因,最终确定为卸料速度慢,才有惊无险地解决了问题。几年中,贾木海陆续上马六台建通窑,平均台产20t/h,3天强度30MPa,28天强度54MPa,熟料热耗500kcal/kg,还掺加了工业废渣。规模效应加上低成本,宝山水泥厂很快在淄川区的市场中站稳了脚跟,并逐渐发展为“一枝独大”。


然而,以立窑为主体支撑起的中国水泥工业,要想跃上新的台阶,必须用新型干法生产替代立窑生产,这是一条已被证明了的从大到强的必由之路。


2008年,宝山水泥厂淘汰了立窑生产线,投资兴建4000t/d干法生产线。山水设计院主持设计,一期工程投资2.7个亿。贷款3000万,村民集资入股2000万,巨大资金缺口需要自筹,生产线生产之日就是还贷之时,如不能按时开工,则面临资金链断裂的危险;为节约资金,百分之百地采用了与国外产品尚有差距的国产设备;还有,与设计院的技术协调、技术支持等问题。此时的贾木海似走在钢丝上,随时有跌落的危险,尽管是摇摇晃晃,战战兢兢,他却始终咬紧牙关,神情犹如水泥厂上空烟尘般凝重,一步一步地走向终点。


4000t/d干法生产线的前景无疑是光明的,但其建设过程,于贾木海而言,却是他的“至暗时刻”。资金,设备和技术像三座大山压在他的肩头,其中仅一座山的塌陷都足以使他粉身碎骨。是的,至暗时刻,在这部影片中,连丘吉尔的台词用在这里都对接得严丝合缝:“我没有别的,只有热血、辛劳、眼泪和汗水献给大家。你们问我们的目的是什么?我可以用一个词来答复:胜利,不惜一切代价去争取胜利,无论多么恐怖也要争取胜利,无论多么遥远艰难,也要争取胜利。因为没有胜利,就没有生存。”


为了减少资金压力,贾木海采用的方案,既体现了山东人“以义为先”的豪爽,又显露出农民特有的狡黠:主机设备购款一次性支付,价格当然要有折扣;辅机设备购款暂赊欠,待正式投产后付清。此方案有理有节,可进可退,最重要的是,双方都有利益的获得点。资金、设备乃至技术的问题都得到解决。


兴建建通窑他六天六夜没有合眼,建设4000t/d生产线,他两个月没回家。这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比拼意志的战斗,他和工人弟兄一起,平整场地,搬运设备,商讨疑难,吃住在现场,解决问题不过夜。在人头攒动,人声鼎沸的工地上,穿着工装的他,比任何时候都更像个工人而非工厂的一把手,这就是所谓的“正德厚生、臻于至善”的境界吧!


一掷千金


熟悉贾木海的人都知道,艰辛的生活在他的身体乃至心理刻下无法愈合的烙印,令他积久成习深陷其中,在个人生活

上或马马虎虎,或锱铢必较,而对于生产、设备、技术上的事,却常有一掷千金之举。


4000t/d新型干法生产线顺利投产之后,利用窑头窑尾余热配套建设9兆瓦余热发电站一座,可年产水泥熟料150万吨,发电6000万度,经测算可满足全厂30%用电量,年节约用电成本3000万元,节约标准煤1.8万吨,经济与社会效益巨大。2015年又筹集资金1.2亿元,淘汰三米以下所有磨机,置换改造3.8米×13米水泥磨机,达到年产200万吨水泥粉磨能力,该项目采用国内先进生产工艺,所用设备均为节能产品,实行环保设施与主体工程同步建设,所有扬尘点,全部按有袋式除尘器及在线监测装置,与环保部门联网,保证污染物达标排放。


宝山厂并未到此止步。2018年9月对年产200万吨水泥粉磨站φ3.8米×13米水泥磨机,进行辊压机替换球破磨技术改造。该项目分二期,一期投资3500万元先改造一条生产线,现已完成前期立项、节能评估、环评等工作,进入规划设计阶段。通过技术改造,不仅能提高水泥品质,而且使吨水泥电耗降低8度,减少冷却水用量,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明显。


2017年,宝山水泥厂投资6500万元与济南晨越环保公司合作成立了淄博晨越宝山环保科技公司,利用水泥窑协同处置每年5万吨固体危废物,包括处医药、农药、废矿物油、残渣等废弃物近20余种。2018年又投资3000万元对石灰岩矿进行了绿色矿山创建,对全厂环保设施进行了提升改造,使噪音、废气、粉尘达标排放。


绿色发展


一座现代化的工厂亲昵地依偎在大山的怀抱里。山环抱着厂,厂倚靠着山,厂与山连为一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不可分割,不分彼此,展示着人与自然的和谐。触目所在,处处是树,疏密远近,直曲穿插,形成一道道的绿化带。在干旱的北方,人们最渴望的是见到水,在这里,两座人工湖成为大山的两只明亮的眸子。厂的东西两侧,各有一座蓄水湖,东侧为蓄水量二千立方米的大雁湖,西侧为蓄水量超过一万立方米的俊岭湖。两座湖均是循环利用散热的工业废水,既美化了厂区整体环境,又可用于附近农田灌溉、厂区道路洒水降尘、浇灌绿化树木,废水利用,节约资源,一举两得。登高远望,在巨大山体的环绕中,宝山厂就像一盆布置精致的盆景。


这就是贾木海亲手创立的宝山水泥厂。建设花园式工厂一直是贾木海追求的目标,他希望,宝山厂给人的第一视觉

印象是座花园,而非水泥厂。这些年,贾木海为了这个目标, 花费了近二千万元。


2014年5月,投资400万元,利用原山岭沟壑建成俊岭湿地景观公园一处, 总占地面积七千平方米。


宝山水泥厂的厂区四周, 没有丑陋的砖墙隔离,而是投资200余万元,对四周荒山坡,空闲地全部种植树木,形成了环厂近100余亩的绿化带。并投资300余万元对厂区建筑物进行粉刷,整修硬化道路,栽种各种苗木,实现了无缝隙绿化和硬化。2018年8月又投资700万元对厂区周边生产、生活道路进行了沥青罩面,每天不间断洒水降尘,极大改善了全厂和附近村民的生产、生活环境。


水泥界的人大都对2015年的那场几乎遍及全国的水泥价格大战心有余悸,淄博市水泥企业一个个也是灰头土脸,元气大伤。基于这场惨痛教训,淄博六家水泥企业决定成立淄博联合水泥管理有限公司。只是,谁来牵头?联合公司需要合同、章程、制度的管理,其背后更需要一种江湖道统的支撑,即谁威望最高,德行最高,信任度最高,为人敞亮,言必行,行必果?大家公认,非贾木海莫属。贾总登高一呼,众望所归,平台的搭建水到渠成,贾木海任公司董事长。搭建产能整合平台,可充分利用市场化手段推进联合重组,整合产权或经营权,优化产能布局,指导和稳定市场价格,提高生产集中度,达到去产能、强自律、增效益的目的,这个平台还成为山东省全国新旧动能转换试点。


贾木海知道如何“奢侈地”消费自己和消耗自己。他不断地追求制高点,无论是设备还是技术,为此,他不惧怕烧钱,一直烧到如火如荼、蜡炬成灰……而在灰烬的尽头,是一座又一座事业的丰碑。贾木海永无止境的品质追求,精益求精的工作态度,也影响了他身边的员工,宝山厂生产蒸蒸日上,产区环境日新月异。近两年,企业加快新旧动能转换,实现了企业绿色发展,经济效益连年递增,成为全区工业企业纳税大户,年均纳税1.2亿元。


追问


2008年淘汰立窑,2009年建设4000t/d生产线,2010年投产,一次试车成功。皇天不负有心人,在时空的流转之中,在纷纭繁杂的事务之中,贾木海那颗悬了两年的心,终于落地了。然而一个更大的追问萦绕在脑海:人们告别了曾经物质匮乏的年代,但关于生存的焦虑与困惑却在与日俱增,如何安顿自己的精神世界?


贾木海或许没有意识到,他提出了一个有关哲学最根本的宏大命题。他所经历的这些日常的甚至原始的农村生存画面,自然而然地产生出最形而上的问题——人为什么活着?人应该怎样活着?


从某种意义上说,儒家文化应该是一种亚宗教,二千多年以来,其核心价值观仁、礼、中庸等,为生活于这片古老土地的百姓奠定了精神根基,成为他们恪守、信奉的行为准则。在与贾木海的交谈中,你可以感觉到,这是一个充满善意的人,是一个慈悲为怀的人,这种与生俱来的人格品性和思维方式,其渊源,只能从世代相袭的浸透于血缘、亲情的信仰中寻找。


贾木海曾这样坦露自己的心路历程:这些年,有党的好政策,有各级各位领导的关怀与支持,使我们村办企业宝山水泥厂有了很大发展,经济效益连年递增。2017年全年共上交税金1.07亿元,成为全区工业企业纳税第二名,我个人也有了很大收益。但我想一人富不算富,要让大伙都富起来,才算不忘党恩,不忘乡情。自2003年开始,我就每年从自己的收入中拿出部分款物,救济一些困难群众、失学儿童,捐助村庄修路,赞助学校设施建设等,累计已达2000余万元。


孔子认为:“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论语?学而》),也就是说,孝乃第一忠,是“仁”的根本所在。对此,贾木海有自己的认知:“尊老孝老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善待今天的老人就是善待明天的自己。”


自2003年,宝山水泥厂为本村65岁以上老年人,每年发放500元生活补助;从2013年重阳节起,贾木海个人另外出资30余万元,为山上村北石、南石、李里、林峪四个贫困村70岁以上老年人发放生活补助。2013年冬季,他又投资300余万元,腾出两层办公用房,利用水泥厂余热发电的余热供暖,成立了“宋家村幸福院”,彻底解决了冬季老人取暖难题。


宋家村幸福院自2013年10月开始运营,受到村里老人们欢迎,这里不仅配备有娱乐、健身、取暖、餐厅、浴室等设施,还建有蔬菜大棚、鸡舍等,自己种养解决“菜篮子”问题。幸福院采取“村企主办、免费入住、互助服务”的运营模式,平时为方便老人生活起居,让年龄相对较小、身体好的老人照顾年龄大身体差的老人,还成立了一支5人组成的团队全程服务,让老人们得到全面照顾。凡到过幸福院参观的人都会发出这样的感叹:宋家村人好福气!


在实施新农村建设中,贾木海着手改善村民的生活环境,投资全面整修了村内主要街道,进行了沥青罩面,安装更换了新路灯,修缮排水沟,新建塑胶健身广场。村里还成立保洁队伍,负责全村环境道路的管理和清洁,宋家村一举改变了脏乱差的面貌。


今天,一个“产业兴旺、生态宜居 、乡风文明 、治理有效 、生活富裕”的新宋家村向世人展示着物质和精神上的富足,而宋家村人会说,这一切是贾木海带领村两委班子干出来的。


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说:每天反复做的事情造就了我们,然后你会发现,优秀不是一种行为,而是一种习惯。


文明范式


贾木海的诸多善举是一个概念持续变动的过程,并在这些变动中形成了不同的叙述模式。随着事业的推进,他的思维版图不断容纳着更为多元的观念,而在思想层面呈现更为开放的状态,十几年来积淀下的人文思考,与接触到慈善公益开始了碰撞。他深刻地感觉到,在一个“物质至上”论喧嚣不绝的时代,文明的范式显得如此宝贵。


慈善事业是个人、企业提高政治地位和社会尊重的一种表达方式。文化背景不同,直接导致了慈善理念不同,在慈善基金发展成熟的欧洲、美洲国家,流行着一种等号说法:“企业家=慈善家”。


西方的企业和个人,在聚集了大量财富以后的第一个行为,是要通过慈善事业来改变自己的政治地位,获取社会的尊重。人们在衡量一个体面的商人,很少谈论他们赚了多少钱,花了多少钱,人们关心的是,这些人对慈善事业捐出了多少。而在中国,由于市场化程度和文明程度的限制,不少企业和个人却通过摆阔、攀比来达到社会地位提高的目的,所以就形成了许多中国富人只知道如何赚钱、花钱,而不知道如何去捐钱的现象。


2017年5月,贾木海成立了“木海慈善基金”,主要帮扶对象为从本村到全镇的困难党员、困难群众、失独家庭、五保老人、失学儿童、因病致贫等六类救助人员,设立专门账户,专款专用,自成立以来共救助19次,发放慈善救助金100余万元。


大多数国人对于贫穷有着感同身受的认知、理解,然而,对贫穷最深刻的体悟,却来自于孔子的“不患寡而患不均”,一语道破贫穷的本质。


世界上还有大约10亿人口日收入少于1美元,无法保证温饱,而世界粮食产量的绝对值,早在十几年前就足以让全世界的人吃饱。因此,经济学对贫穷的定义是缺乏生活机会。


对贫穷本质两个维度的阐述,为世人指出了解决贫困的途径,贾木海用不同的慈善方式做了清晰而成熟的诠释。从后天上说,他更为观照企业的现实责任的问题,更多地表现出自觉背负的对村民的使命感和对社会的责任感。作为一个“先富起来的人”,他完全可以把财富做另一种及时行乐式的处置,然而,他坚守“孔颜之乐”,不为物欲所动,不失农民本色,不用司机、秘书,不讲究吃穿,开着一辆破旧的小车上下班,有时去市里开会,还总爱搭别人的车,用他的话说是,既少耗费汽油,又减少了二氧化碳的排放,何乐而不为?在一些需要体力劳动的场合,总能看到贾木海的身影,他身先士卒,挥汗如雨,鼓舞身边的员工,创造出一个又一个有关“速度”的奇迹。厂里560名职工,他几乎都能叫出他们的名字,和他们聊几句“体己话”。同一时空下呈现出的二元对立的生活方式微妙而真实,“人”也是一本需要慢慢品味的大书。


启示


就在笔者撰写本文的时候,农业农村部发布信息,我国启动乡村治理试点示范和示范村镇创建,将选择100个县(市、区)作为首批乡村治理体系建设试点。几年前,贾木海在上级党委政府的正确领导下,积极响应党中央号召,开始大力实施乡村产业振兴,积极打造“三生三美”融合发展示范典型村,“产业兴旺、生态宜居 、 乡风文明 、治理有效 、生活富裕”的新宋家村。村域内现有两家纳税过亿元的大型企业,村年集体经济收入400余万元,产业突出,村庄规划布局合理,达到“五化”标准,已实施社会化供水,“气代煤”工程全部安装到户。


为发展农村经济和村庄产业,增加村民收入,依托淄川宝山水泥厂,大力发展田园综合体项目,在镇党委政府的帮助指引下,贾木海于今年3月份注册成立了“淄博淄川俊岭农业专业合作社”,将建成集特效、农业展示、生态观光、休闲旅游、科普教育于一体的田园综合体,总规划建设面积1600亩,一期建设占地160亩,包括停车场、玻璃温室大棚、圆拱连栋温室大棚、日光温室大棚休闲观光采摘区、莲藕养殖互动区、水上休闲自助区、新品种农科研究基地。

二期为1000亩核桃等果树种植项目; 三期为有机小杂粮种植、加工和农业观光项目建设。目前一期规划中涉及的土地流转、树木砍伐、坟墓迁移等工作已基本完成, 项目建成后将优先吸纳贫困人员就业。另外,2016年,镇政府还安排淄川区宝山水泥厂扶贫资金120万元,每年按10%收益上交镇,然后分配到全镇4个经济薄弱村。2018年安排专项扶贫资金200万元,每年按7%固定收益14万元上交镇政府,分配到全镇贫困户中。按照一二三产融合发展的思路,依托俊岭农业合作社,高规格规划建设田园综合体项目;高标准规划村庄建设,因地制宜划分教育医疗养老、村民生活宜居、体育运动休闲三个功能区,打造美丽乡村建设示范村;挖掘修复村庄文化,强推生态建设,全面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建设。


现代化进程中的中国乡野正在经历着撕裂性改变,对比当下许多农村的经济凋敝、价值失范、人员流失和人心荒芜,贾木海的新农村建设,或许提供了一个人与自然和谐共存的可复制的模板,代表了华夏农业文明的一种理想模式。


贾木海在宋家村的成功案例给了我们一些启示,提供了一个新思路,譬如关于儒家思想对现代社会的影响,关于村民自治、村办企业的区域性特点等,从而引发出我们对中国特色的市场经济、对新农村的建设新的感悟和新的思考。


不可否认,山东是儒家文化的发源地,儒家文化的精神实质,思想脉络,对山东老百姓有着潜移默化的影响,而一代代地传承至今。


宝山水泥厂的前身是村办企业,这种社会组织带有很浓的血亲的性质,是一种血缘纽带的结合,这种宗族关系存在着一种不同于陌生人社会的亲情,即所谓的 “熟人社会”,其中的归属感和认同问题,是极为重要的因素。贾木海被举荐为水泥厂厂长,来自于熟人社会对他的评价,这就是儒家经常讲的乡举里选,说明他在村子里人缘很好,人气很高。往往血缘亲情就可以保证权责对应,而不需要特别设置制度约束,而在一个由相互陌生的人群中架构起来的单位团体,仅凭道德说教维持正常秩序几乎是不可能的。


厂长和员工,虽然具有直接交往的“依附关系”,但这种关系是带有某种情感纽带的,因而解雇或者辞退员工的现象几乎不存在,相反,知恩图报的伦理则很容易萌生,发展。在亲缘之外,当然也有非亲缘的熟人圈,人们处得久了,也会有情感纽带,因此也带有熟人社会的特征,这是一种拟亲缘的依附关系。在这样的社会结构中,与人为善、乐于助人,互为谦让、慷慨解囊这些儒家讲究的道义原则,在温情脉脉的亲情中会大显身手、大行其道。同一话语体系之中的经济和文化的相互融合,加之贾木海的个人魅力,给他创造了成就事业、成就个人的大好时机。当然,试图用文化解决社会现实问题,离开具体的历史环境分析就难以切中要害,很容易陷入同质化行为的泥淖,这是值得注意的。


或曰,几乎所有的中国农村都是熟人社会,为何很多地方却毫无生气,毫无起色?笔者只能说,原因在于缺乏一个敢担当、少私欲、有头脑、能干事的人,即德国哲学家韦伯所言“卡里斯玛(charisma,超凡魅力)”式的人物,譬如贾木海。这是在特定环境之下的解决之道。


对于贾木海而言,人生最值得追求的目标,依然是北宋大学问家张载在“横渠四句”所描述的境界:“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什么是幸福?把灵魂安放在最适当的位置就是幸福。


个人简历

1977年8月 高中毕业

1977年9月~1990年1月 务农,从事个体运输

1990年2月~1994年12月 任淄川区宝山水泥厂副厂长

1995年1月~2002年2月 任淄川区宝山水泥厂厂长

2002年3月~至今 任岭子镇宋家村党委书记、村主任,淄博市淄川区宝山水泥厂董事长

数字水泥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数字水泥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为“数字水泥网”独家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数字水泥网”。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转载并注明其他来源的稿件,是本着为读者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使用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禁止擅自篡改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违反者本网也将依法追究责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尽快来电或来函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