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资讯中心>图片资讯
  • 暂无资料

独家专访|张安平:台泥不会退出大陆市场 水泥加绿色环保应是未来行业方向

更新日期: 2020年08月18日 作者: 云清 来源: 数字水泥网 【字体:
摘要:我认为两岸都有类似的问题,那就是工业很少和社会对话。现代社会的文明哪有可能没有工业,可是工业必须要和社会相辅相成,但社会也必须要了解工业在做什么,工业也必须要了解我们的责任是什么,这两块相辅相成继续往前走。

台泥集团是中国水泥行业前十大企业集团之一,在大陆水泥业务遍及广东、广西、江苏、贵州、四川、重庆、湖南、辽宁和福建等九省市,水泥熟料产能达4000多万吨(未含台湾产能),居中国大陆水泥企业熟料产能排名第八位,在多个区域市场中居于主导地位。可以说对中国水泥行业的发展在一定程度上也起着较大的影响作用。近年来,台泥专注于转型升级,变身成为一个全神贯注处理人类文明与大自然之间复杂关系的绿色环境工程公司。

202008181854334986.png

台泥集团董事长张安平

正如台泥董事长张安平曾经阐释的,未来台泥将不只是水泥制造与销售公司,而是要成为以水泥为工具,专门处理大自然与人类复杂关系的绿色产业公司,台泥将主动友善环境(Eco-friendly),主动解决环境问题(Eco-solution provider),运用创新科技、创新思维,开发新能源,朝着打造“零废弃、零污染、零排放”之循环经济,创造永续企业的新价值进行。

目前,“水泥、能源、环保”成为台泥的三大核心产业,台泥的环保发展理念、开放式与社会对话的思维值得业内思考和借鉴。近日,在疫情影响尚未完全消除的特殊时期,中国水泥协会信息研究中心副主任、数字水泥网总编梁喜琴针对大家共同所关心的有关台泥辽宁厂托管、开放式生态循环工厂、大陆市场战略以及环保转型等问题通过视频方式对张安平董事长进行了独家专访:

数字水泥网:近期有传言台泥要逐步撤出大陆市场,请问这是否属实?

张安平:之所以存在这种误解,主要也是由于新冠病毒疫情新冠疫情产生以后,台湾人到大陆会麻烦一些,因为需要采取隔离措施,往返一次28天时间就没有了。我已经7个月没有到大陆了,但一直持续保持电话沟通。事实上我们在谈的项目很多,都是比较大的项目,包括台泥在浙江杭州正在建造的大楼,以后将作为大陆营运总部。由于疫情不能经常深入到现场中,因此也被误解为对大陆市场没有兴趣。

数字水泥网:台泥集团于2019年11月与北京金隅集团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并决定自今年7月1日起将台泥辽宁公司委托冀东水泥托管五年,对此引起业内外的广泛关注。台泥作为拥有70多年水泥业发展历史的企业,本身就有着丰富的经营和管理经验,将辽宁厂托管给金隅冀东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

张安平:台泥辽宁厂的托管只是一个很小的项目,辽宁厂离台泥的重点市场很远,支持起来比较辛苦,尤其是疫情期间。委托金隅冀东管理能够更加提高效率,是金隅在帮我们的忙。实际上台泥集团和金隅集团签署的战略合作协议还包括其他更大的项目,不只是和金隅,还有同其他第三方的合作,主要是水泥加上绿色环保方面的合作。以台泥的立场来讲,我们认为,第一,水泥是一个绿色的建材;第二,由于水泥窑的特殊性,有它可以发挥的地方,特别是可以利用水泥窑协同处置废弃物。其实,未来行业的规划都应该把水泥加绿色环保作为方向。

数字水泥网:台泥辽宁厂交由金隅冀东托管后对当地台泥员工有什么影响?对于台泥在大陆其他区域的生产厂是否也有类似托管计划?

张安平:台泥以往做的任何事情,员工是绝对放在第一位的。当时在和金隅洽谈托管时也已明确,企业的整个制度和人事方面都一切照旧,包括员工在工作、薪酬、福利方面及其他各项制度仍按照现行体制运行,对台泥辽宁厂员工完全不会有影响。如果企业发展好的话,员工也会有好的发展。这个托管只是五年期,我们真的是希望利用这个机会和金隅有更深一步的合作关系。对于南方其他区域生产厂没有任何托管协议在谈,其他的都是很久以前就有的合作。当然我们也有几个项目在扩大过程中,也会希望和其他的大陆水泥企业共同投资一些新的水泥环保项目,我们很愿意和同业合作,或者是跨行业的合作。

台泥DAKA园区开放式生态循环工厂

数字水泥网:上半年新冠疫情对中国大陆的经济运行造成了很大的冲击,台泥受到了哪些影响?目前,全球疫情仍在持续,大陆疫情防控形成常态化,台泥在生产和防疫方面采取了哪些应对之策?

张安平:其实台泥在应对新冠疫情方面在全球算是反应比较早的,我们在春节期间就已经把未来怎么作业,包括厂区的作业、台干如何返回大陆的过程都有安排。过年期间,我们到全世界去采购防疫所需要的物资,因而第一阶段厂里的防疫物资就是充足的,同时也第一时间向厂区所在地方捐赠了防疫物资。到现在为止,我们的厂里还是经常保持三个月以上的防疫物资储备,包括员工宿舍都有相应规划,来自于全国各地的员工过年回家后会产生外界接触,如果有风险的话会有专门的安置流程。台泥有一本全套的防疫手册,目前我们每周还会召开一次防疫会议。

关于疫情对台泥的影响,从经济效益方面来讲的话,第一季度的影响会有,第二季度从数据看起来是恢复了一部分,第三季度数据上上下下或有所波动,但原则上我们对水泥这个产业是乐观的。台泥除了水泥还涉足其他行业,其他行业的影响比水泥业要大,比如说石化业和观光业,但是再大的影响,台泥也不会因为生意的减少而让台泥的员工失业。

数字水泥网:台泥曾经把“深耕华南,挺进西南”作为在大陆的发展战略,并且取得了显著成就,下一步台泥在大陆市场的发展战略是怎样的?有哪些目标和持续的投入计划?

张安平:台泥早期制定的发展目标并没有改变,华南和西南仍旧是我们的发展重点区域。唯一的差别是,我们也在发展循环经济和绿色经济,我们每一个生产厂所在的地方都在积极与政府洽谈,大约有7、8个项目向地方政府申请立项。其中,广西贵港厂水泥窑协同处置固废项目已开始营运;江苏句容厂的飞灰处理项目正在建设中,年底有望建成;台泥韶关水泥窑协同处置项目全面动工,预计在明年的第四季度投入生产。

除此之外,我们也在研究,把一些比较老旧的水泥窑通过置换提高窑的性能和效率。我们很高兴地看到,现在中国大陆各个省的政府都在把环保条件往上拉,这本来就是做企业社会责任的一部分。我们自己当然也要进步,也要往前走。我们实施了一系列的技改,每一个厂都有技改,这个技改包括能源效率的运用、能源排放的标准都大幅度的提升。如果以我们现在的排放与2017年相比的话,几乎每一家工厂的减排量都在50%以上,而且现在技改还在进行当中,包括建立几座脱硝塔,让硝的排放也大幅度往下走。不只是在大陆,在台湾的各个厂也全部在实施技改,灰尘的排放量也全部都在往下走。此外,自动化研发革新也在进行中,包括和一些院校合作。最近我们与海螺也签约了外加剂的合作项目。

台泥贵港厂水泥熟料生产线

数字水泥网:台泥在台湾和平厂打造的DAKA园区开放式生态循环工厂对水泥行业可以说是一种新的思维模式,水泥和人文相融合,目前园区效果如何,对行业有什么启发意义,在大陆是否也有类似投入计划?

张安平:我用数据来说吧,台湾和平厂的DAKA园区于今年1月9日开幕,至7月底已经有130万人次来到园区参观,据我了解,对于一个园区来讲,这个数字在台湾是相当可观的。有130万人来DAKA园区看过我们工厂的营运,也看过我们工厂的排放,从采矿、运输到窑的运转以及港口的情形都清清楚楚。我们的港口是经过欧盟认证的生态港,这个生态港不只是干净,里面的鱼类和珊瑚等生物到处都是。

这里面的意义,我认为两岸都有类似的问题,那就是工业很少和社会对话。其实社会对工业的了解是不够的,我们这次园区的开放是让大家看到,我们的生产不是一个黑盒子,里面搞什么东西都不清楚,现在开放给大家看,其实和正常生产时一样。最主要的也是对话,很多人包括台湾的一些朋友可能认为,我们不需要工业。其实,现代社会的文明哪有可能没有工业,可是工业必须要和社会相辅相成,但社会也必须要了解工业在做什么,工业也必须要了解我们的责任是什么,这两块相辅相成继续往前走。

台泥DAKA演唱會人潮

我想台泥和平厂DAKA园区的开放,就是一个对话的开放,也让社会普通大众了解,工业不是恶魔,工业可以好好搞,可以制造产品,工业可以推动教育,而不制造太多的污染。工业不管怎么样都会有排放,但是科技的进步会让排放大幅度下降。这种平民化的对话,真的可以让这130万人有个真实的了解。

除了开放,我们最近还在园区组织了原住民的演唱会,参加演唱会的全部是原住民的艺术家。台湾的东部大部分是原住民,发展相对比较薄弱,他们也需要一个平台。我们开始发展这个平台,把这个平台做得更大。我们还举办了音乐季,为当地有音乐才华的人提供展示的舞台,对当地百姓来说完全像是一个大家庭。现在看起来效果还不错,我们会继续做下去,让大家看到,其实科学、工业和人文是可以沟通的。

台泥DAKA和平花及水泥窯

这种开放的方式在大陆也是有机会可以走,但要做得到位需要很深入。台泥在大陆有29条窑,每个地方的风俗人情不同,哪些东西哪些地方哪些特色可以挖掘出来而吸引人进去,需要创新地去思考。DAKA园区成功后,我们也很想在大陆做一个试点出来,但这个人文的事情需要深入地构思,才能有它的吸引力,有它的美丽存在。否则的话,只是做个样子做个建筑,那没有吸引力。我们做的东西是要有吸引力的、有人文的、有温度的,还有很清楚地沟通。当初我把这个DAKA园区的构思放到桌面的时候,至少三分之一的同仁认为是不可能的事情,现在我们的团队从心里面感受到他们和当地百姓接触的温暖。我要感谢所有团队的用心和努力。

数字水泥网:台泥目前称自己为绿色环境工程公司,请您介绍一下台泥最新的环保转型策略和大陆环保领域的投资建设进展。

张安平:我一直觉得水泥厂必须要成为绿色的环保工厂,我讲的不是排放的问题,排放是必须要的,就像是呼吸一样,排放本身要严于国家标准是绝对的,但是也可以做一些别的东西,其中很重要的就是可以处理一些废弃物,不只是对水泥厂好,对地方也很重要。还有很重要一点,使用替代燃料和原物料可以降低水泥厂的碳排放。按照欧盟对水泥厂的碳排放要求,到2030年每吨水泥的碳排放为520~525KG,现在包括台泥在内没有一个企业能达到这个标准,所以我们必须竭尽全力,否则在世界水泥业中会被认为是一个很不到位的水泥工厂。

台泥是朝着这个方向走的,参与了承诺科学基础减碳目标(Science Based Targets, SBT),降低用电、用碳量。这分成两块,一是水泥业本身以工厂来讲我们要达到什么地步?二是以工厂来讲,可不可以帮助周边减少它们对环境的污染?其实这个部分我们都在用力去做,当然以往需要一些时机来往前走,这几年来我们都在打造这个基础,现在相应规范也慢慢出来。

我们也成立了北京环保公司、杭州环保公司,我们和江苏环保也签了一个合作框架协议,解决江苏对环境高要求的部分,我们也可以协助。这些都在进行,但是这真的需要一些时间,包括老百姓和地方政府的心态都要做调整,好比我经常提的一首英文诗中描述的情境,在森林里有两条路,我们选了一个比较难走的路,但我们认为是更有希望的路。

数字水泥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数字水泥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为“数字水泥网”独家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数字水泥网”。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转载并注明其他来源的稿件,是本着为读者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使用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禁止擅自篡改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违反者本网也将依法追究责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尽快来电或来函联系。

相关文章
  • 暂无资料